e【北京冬奥会男单花滑】羽生结弦4A并未被认定少了90°-180°谢幕抚摸冰

时间:2022-05-26 08:35

  【北京冬奥会男单花滑】羽生结弦4A并未被认定少了90°-180°,谢幕抚摸冰面精神不可思议

  2月10日讯 花样滑冰个人赛男单自由滑项目,金博洋最终第9,羽生结弦在挑战4A(阿克塞尔四周跳)时摔倒最终排在第4。

  此前多家日媒报道称,羽生结弦4A被国际滑联认定。但据奥林匹克官网消息,羽生结弦4A并未被认定。官方指出,羽生结弦的4A动作在空中旋转圈数少了1/4圈或者更多,但并没有少超过1/2圈(总的来说,就是少跳了90°-180°)。

  在今天中午刚刚结束的花滑自由滑比赛中,羽生结弦向4A发起冲击。遗憾的是,这个跳跃尽管足周,但落地时羽生因重心出现问题摔倒在冰面上。

  最终,羽生结弦在自由滑中获得了188.06分,以总分283.21的成绩位列第四,无缘奖牌。

  在这次冬奥会花样滑冰男单的比赛中,其实羽生结弦是最被人期待的一个人。因为他肯定会挑战4A的动作,无奈的是,最终他还是出现了摔倒,这是让人遗憾的一个情况。

  甚至在自由滑结束之后,羽生结弦做出了两个让人泪目的举动。第一个就是羽生结弦第一时间向现场的观众深深鞠躬,这一幕也证明了他对于中国的喜爱,还有就是对于这次冬奥会设施的致敬。

  还有一个举动就是羽生结弦弯腰触摸冰面,而且还将碎冰触碰到自己的面部,这一切都证明了自己对于这个比赛的不舍。甚至还有国内网友第一时间回应:对不起,看到这一幕我还是没忍住眼泪。

  而这次比赛羽生结弦获得了第四,他并没有站上领奖台。赛后羽生结弦还第一时间回应了4A失败,他表示:明显比之前跳的更好,觉得把自己的全部都发挥出来了,还差一点。这样的话语非常明显,羽生结弦正在一步步变好,整个过程是羽生结弦希望看到的,也是比较满意的。

  最后羽生结弦还强调:我可能没有付出比这更多的努力,虽然从短节目到现在发生很多不顺,但自己会全力以赴。对于羽生结弦来说,他的精神确实获得了无数人的怒赞。

  “一生悬命”,羽生结弦曾用这个词形容花滑之于自己的意义。他是这么说,也是这么做的。

  2月6日下午,羽生结弦现身北京。这是他参加的第三届冬奥会,此前他在2014年索契冬奥会和2018年平昌冬奥会都拿到了花样滑冰男子单人滑金牌。

  “这些年我一直都在努力训练,希望这次奥运会能够有所进步。”在北京首都体育馆进行场地适应性训练后,羽生结弦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说。

  早在2月3日,日本滑冰联盟发布了一条他的视频。视频中,他说这次参加冬奥会,目标是完成四周半跳(4A)——这是他自索契冬奥会后就立下的目标,如今已过去了8年。

  难度极高的4A,要求运动员起跳时向前滑行,用右足前外刃起跳,左足刀齿不点冰,在空中旋转1620度后,左足后外刃落冰,右足不接触冰面,然后向后滑行。

  在花样滑冰常见的六种跳跃中,4A是唯一需要向前起跳的,需要在空中翻转四周半。多出来的这半周,听起来容易,却在挑战人体的极限,目前尚未有选手在公开赛场上挑战成功。

  美国华裔花样滑冰运动员陈巍,被视为羽生结弦此次北京冬奥最大对手,也未曾想过挑战4A,因为练习这样的动作风险太大,“在现阶段不是一个明智的选择”。

  但羽生结弦对4A的执念从未减退,“无论如何,我都希望在比赛中完成4A动作,我说了很多次,这是我的最终目标。我要尽自己最大的努力,弥补自己的不足,早日实现自己心目中的4A”。

  立下目标多年,直到2021年12月26日,花样滑冰全日锦标赛中,他达到了能在比赛中尝试4A的程度,虽然最终旋转周数还是不足,但安全落冰。

  这已经是他距离自己目标无限接近的一次了。当时,有人看到视频后感叹:“这是4A吗?这是他的八年!”还有人称自己等这一刻“从高中等到了大学毕业”。

  那次比赛,羽生结弦以322.36分的总成绩夺冠,并顺利拿到了直通北京冬奥会的入场券。

  1994年12月,他在日本仙台市出生。父亲是一位数学老师,之所以取名为“羽生结弦”,原因有二:一是契合星座射手座;二是家人希望他“能够像绷在弓上的弓弦一样,平静而充满斗志”。

  斗志,后来成了羽生结弦人生的关键词。2岁那年,他被诊断患有哮喘,身体孱弱,时常生病。4岁时,为锻炼身体并克服哮喘,他和姐姐一起在家附近的冰场滑冰。日复一日在冰上驰骋,他由此爱上滑冰。

  当时他11岁,留着和偶像俄罗斯传奇选手普鲁申科同款发型,用这位“冰上皇帝”获奖时的姿势举起了奖杯,面对镜头说:“我的目标是拿到奥运会金牌。”说这话时,他有些羞涩,但目光坚定。

  2010年,他第一次站在了“世界”赛场上,参加了世界青少年花样滑冰锦标赛。一个小插曲是,赛前他由于过于激动,流了鼻血。

  当时,他选择的曲目是电影红磨坊中的名曲《Bolero》,一曲下来,最终获得第12名。面对记者,他说:“世界上超过99%的人还不知道我的名字,因此哪怕能让知道我的人增加1%,我都会为此奋斗。”

  回国后,他很快从青年组升入成年组,并为自己定下目标:完成四周跳,在比赛中落冰成功,总分拿到240分以上。

  “我认为羽生结弦是天才,但他和别人所说的天才有点不一样。他会比别人付出多一倍的努力,他会为了将天赋最大限度地发挥出来而努力。这种努力的方式,才是他真正天才的地方。”他当时的老师阿部奈奈美说。

  为了完成目标,羽生结弦每天进行着堪称“自杀式”的高难度训练。因为有哮喘,他要花别人两倍的时间去训练。一般选手每天练20-30次四周跳,他一天会跳60次。即使因伤病无法上冰时,他也会对照着练习录像,一遍遍进行“想象练习”,通过模拟来调整脑中的姿态与神情。

  2011年,日本大地震,羽生结弦的家变为废墟,仙台可用的训练场地尽数被毁。在那段日子里,他没有放弃训练,通过不断参加商演,获得蹭冰场训练的机会。5个月间,他奔走日本各地参加了近60场商演,每一场都将演出所得捐给了灾区。他的赈灾表演名为《花开》,优美的舞步、温柔的眼神治愈了许多灾民。

  后来的故事,是很多人都知道的:2012年,他获得全日本花样滑冰锦标赛冠军,此后连续4年卫冕冠军;2014年,索契冬奥会,他获得花滑男单金牌,同年获得世锦赛男单冠军;2018年,平昌冬奥会,他成功卫冕花滑男单冠军——结束了欧美对花滑项目长达100多年的统治,也是冬奥会66年来第一个蝉联男单冠军的花滑选手。

  在平昌冬奥会比赛时,央视解说员陈滢说:“他让我想起了一句话——命运,对勇士低语:你无法抵御风暴。勇士低声回应:我就是风暴。羽生结弦,一位不待扬鞭自奋蹄的选手,他取得今天的成就,值得全场观众全体起立鼓掌的回馈。”

  羽生结弦参加过那么多次比赛,拿过那么多冠军,最惊心也最打动人心的,是一场没得金牌的比赛。

  那场比赛被人称为“血色魅影”。当时是2014年,世界花滑中国大奖赛上海站,赛前热身训练时,羽生结弦和中国选手闫涵相撞。

  高速的强烈撞击下,羽生结弦整个人直接飞了出去,头部、下颚、腹部、左大腿、右脚关节均受伤,伤口流出的血顺着额头流到颈间,染红了冰面。他侧卧在冰面上,双手紧紧捂住额头,身体因为疼痛蜷缩了起来。教练认为他伤势太过严重,继续上场比赛风险极大。但羽生结弦处理完伤口,喝了一口水,还是继续登场。

  4分30秒的表演,他8次起跳,5次摔倒,每一次旋转跳离地面都令人揪心。最终,他完成表演,被搀离冰场,下场后几乎倒在教练身上。

  赛后诊断,这次撞击造成了腹伤,羽生结弦确诊为脐尿管残余。有过同样病历的人曾在网上描述,“痛得快晕过去,像利刃刺入腹部翻搅”。就是在这样的疼痛中,羽生结弦完成比赛,获得银牌。

  “一生悬命”,羽生结弦曾用这个词形容花滑之于自己的意义。在日本,这个短语意为“一生用全部力量去做一件事”。他是这么说,也是这么做的。

  羽生结弦在亚洲乃至全球范围内都有着居高不下的人气。在日本,2021年全国民意调查结果显示,他以高票当选最受喜爱的运动员——他已连续两年位列这一排行榜的榜首。

  此前,日本粉丝因疫情无法到场观看北京冬奥会比赛,托中国观众现场为他加油,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知晓后,专门用日语发推特:“请放心交给我们。”

  今年年初,为冬奥选手征集应援明信片的活动中,羽生结弦的明信片已累积了厚厚一摞。

  有人觉得他很像日本动漫里的男主角,长相俊美,一双丹凤眼,有时凌厉、有时沉静。有人曾形容他“容颜如玉,身姿如松,翩若惊鸿,宛若游龙”。最难得的是气质,总是带着一种干净清透的少年感。

  有人欣赏他在赛场上技艺超群,迄今一共斩获24个冠军、打破19次世界纪录;在赛场外低调做学霸,2020年从早稻田大学人类科学部毕业——当年,他选择这个学科,就是因为对人体工学感兴趣,想从科学、数据上去分析自己的跳跃、动作要用什么角度、多大的力量、速度最合理。

  有人则爱他那些无意间暴露的暖心细节,比如:在上海站,他赛场上与闫涵相撞,包扎好伤口后,专门跑去问闫涵的伤势情况;2017年的花滑锦标赛中,他发现中国选手金博洋的国旗在摄影师的角度中是反的,主动上前帮忙整理,对中国国旗表示了极大的尊重。

  观众总会被他身上永不服输、超越极限的顽强意志感动。“对于中国观众,很多从没有看过花滑的人,正是因为羽生结弦开始关注这个项目。很多青少年在碰到挫折的时候,能够从羽生的经历上获得力量,羽生身上的励志体育精神是可以鼓舞振奋青少年的正能量。”央视解说员陈滢如是说。

  羽生结弦已经27岁了,他依然没有停止在刀尖上跳舞。对他来说,纪录已经破无可破:“奥运冠军什么的、世界冠军什么的,都没有关系。我还想要变得更强大。新的敌人就是我自己。”“既然说4A是只有我有可能完成的动作,那么,舍我其谁?”